您好,精科生物集团欢迎您!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
联系地址:

广州市国际生物岛螺旋四路7号第6层602单元

联系电话:

400-033-8903

【热点】精科类器官首席科学家李宏教授接受权威媒体专访
发布时间:2021-04-27 10:47:31作者:精科生物 来源:精科生物

正值第27届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,精科生命科学研究院类器官首席科学家、精科医检所医学总监李宏教授接受权威媒体专访,科普肿瘤类器官技术帮助肿瘤患者个体化治疗的新方法!

精科医学肿瘤类器官技术凭借创新科研成果,获得医疗健康、生命科学、经济发展、时事热点等各领域媒体相继报道,为类器官技术面向社会的科普工作开好局,激发一线科研工作者攻坚信心,对类器官技术的发展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。

肿瘤类器官技术在商业模式创新、行业影响、技术创新、发展前景等方面,均获得行业的肯定。

1、广州日报

image.png

https://gzdaily.dayoo.com/pc/html/2021-04/23/content_880_753049.htm


2、中国医疗网

image.png

http://med.china.com.cn/content/pid/255143/tid/1026


3、中国经济网

image.png

http://www.ce.cn/cysc/yy/hydt/202104/23/t20210423_36502208.shtml


4网易新闻

image.png

https://www.163.com/dy/article/G8BOAHNT0514CQBI.html


5、中工网(中华全国总工会)

image.png

http://www.workercn.cn/34190/202104/23/210423085129571.shtml


6、大洋网

image.png

https://news.dayoo.com/gzrbrmt/202104/22/158552_53887631.htm



报道正文



明明有用药靶点,为什么疗效却不那么如意?


明明一样的恶性肿瘤,“神药”帮大多数患者将病灶杀灭,为什么偏偏对有的患者不“神”?


眼花缭乱的抗癌药,如何选择?……


正值第27届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,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、知名分子病理学家、精科生命科学研究院类器官首席科学家、精科医检所医学总监李宏教授将揭示如何帮助肿瘤患者个体化治疗,选好药!





图片

李宏 教授

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

知名分子病理学家

精科研究院类器官首席科学家

精科医检所医学总监

故事:他们尝新,非常得益

10岁男生小轩,总是莫名其妙喊骨头痛,夜里有时会痛得睡不着,又动不动发烧,就医证实患上了骨肉瘤,骨肉瘤占20岁以下人群恶性肿瘤的5%。跟小轩一样,18岁男生小炯也被查出骨肉瘤。


对低龄或年轻的癌症患者用药尤其需要谨慎,医生在6种抗癌药物的选择里有点犹豫,于是小轩、小炯的肿瘤组织被送去做了很多人从未听说过的“类器官药敏检测”


专业人员将这些组织进行染色、培养,4天后形成典型类器官结构,1周后传代培养,传代4天后,进行了96小时的药物处理实验和相关细胞增殖活性测定,有了不一样的结果:

与异环磷酰胺相比,小轩更适合使用甲氨蝶呤、卡铂,这二者对他的病灶有更明显的生长抑制和诱导凋亡作用;


而小炯,6种抗癌药都检测了,可见到都有一定的肿瘤细胞生长抑制作用,但顺铂、异环磷酰胺效果更明显,死活细胞比率检测也证实,二者对肿瘤细胞的杀伤力更强。


48岁乳腺癌患者钟女士也是“类器官检测”尝新者。钟女士已经发生脑转移,精准用药时不可待,经过对她的脑部新鲜手术组织取样,培养出乳腺癌类器官,经过96小时药物处理,检测出拓扑替康、替莫唑胺、顺铂、白蛋白紫杉醇等5种药物里,拓扑替康对她的癌组织抑制力最强。正是根据这一结果与基因测序结果,医生为钟女士更换了药物方案,很快得到客观缓解效果。


以往困境:

60%靠药物治癌却有三大遗憾

近10多年来,全国恶性肿瘤发病率每年保持约3.9%的增幅,死亡率每年保持2.5%的增幅。


李宏教授指出,最牵动人心的是癌症中晚期患者,他们占新增病例的60%,易发现就有局部扩散,癌灶侵犯邻近组织和器官,出现引流淋巴结,甚至远隔器官转移,比如脑、肺、肝、骨等转移。中晚期,尤其是晚期,药物治疗是癌症晚期的首选治疗方法之一。


医学是遗憾的科学,在癌症药物治疗上更是如此。哪怕是如今最鼓舞人心的癌症个体化精准药物治疗,都有着三大遗憾。李宏教授解释:

第一,是患者基因突变中,可以利用作为治疗的靶点有限,临床研究数据显示,只有不到10%的突变有可用的药物;


第二,靶点用药的疗效往往与预测有所出入,尤其在治疗效果上存在着个体差异;


第三,患者出现耐药性。


李宏教授进一步分析,造成这些遗憾的原因很复杂,首先在于肿瘤细胞的遗传学不稳定性,其次更可能的是“肿瘤细胞的异质性”即肿瘤组织由不同癌细胞的群体所构成。


“黑科技”来了:

培养肿瘤类器官“替身试药”

科学研究探索不止,遗憾就无法永远存在。李宏教授说,能与基因检测实现“珠联璧合”的类器官检测技术,正是生命科学领域一项“黑科技”。


类器官(Organoid)是一种3D的细胞培养物,在结构以及功能上高度模拟人体器官,能够形成器官类似的空间结构并且分化出对应功能,具备细胞增殖分化、可长期培养、遗传稳定性等特点。肿瘤类器官则从患者活检、穿刺或手术切除的组织,经体外3D培养,产生出类似于原器官组织多细胞结构。

image.png

各种肿瘤类器官高清图像(部分)


2013年,类器官技术被Science杂志誉为十大科技进展;2017年,又被Nature Methods评为生命科学领域的年度技术;2019年,Science杂志发表类器官重磅特刊;2020年,国自然(NSFC)连续3年建议支持研究肿瘤类器官模型。


李宏教授说,正是因为肿瘤类器官保持了患者肿瘤的原有特征,它们对药物的反应与肿瘤的实际情况十分一致:对类器官有效的药物在90%以上患者体内也有效,对类器官无效的药物对这位患者体内肿瘤100%无效。


也就是说,从患者自身肿瘤组织而来的类器官,可以作为患者“替身”,进行化疗药、靶向药、新型抗肿瘤抗体药等药物敏感性检测,辅助医生制定个体化治疗方案。


患者不用亲身试药,避免耽误宝贵的时间“走弯路”,就能挑选对症的药,而且降低药物毒副作用、耐药风险和肿瘤复发几率。

image.png

肿瘤类器官的生死之旅

image.png

化疗后的患者肿瘤类器官,体现着生死有别


热度飙升的“实验室里的医生”

类器官,是细胞培养界领域一颗冉冉升起的“巨星”。


据行业统计,世界范围内,肿瘤类器官相关文章从2010年的42篇,在短短十年间,跃升到2020年的2097篇,2021年刚过去四分之一,也已经达到了661篇,“国内在这方面的研究文章也在不断的增加”,李宏教授说,他所带领的精科医检所类器官团队,目前已经撰写7篇学术论文并将陆续发表。


在他看来,肿瘤类器官技术真正的难点在于如何将它更好地用于临床实践,解决肿瘤患者尤其是中晚期患者治疗的用药难题。


以他带领的团队为例,博士、硕士们都有着扎实的临床医学知识和熟练的实验技能,更具有“医者仁心”的崇高使命感,把每例类器官视为那位病人,把自己看作是“实验室里的医生”,精确加药,密切观察,一丝不苟地检测分析,得出客观可靠的数据供医生参考,得到医患们的充分认可。


记得有一位晚期乳癌患者,先检测8个拟用药,都无效,大家都心情沉重。执着之下,团队与医生沟通再检测5个药,终于筛出1个抗癌效果好的药物。


“这个过程,就跟真真切切挽救一条生命无异,我们为患者高兴也为自己自豪!”李宏教授直言,对难治病例,精科类器官团队是不计成本的。


展望:

彻底改变癌症临床治疗现状

基于类器官技术的体外药物筛选、精准治疗,可通过肿瘤发病机制、药物筛选、肿瘤异质性研究,与基因检测联合,在疾病各个阶段都可进行类器官药敏检测,协助临床医生动态调整用药方案,包括药物品种、单用还联合、剂量等等。具体来说,可有以下作用:

  1. 避免经验用药的盲目性,提高疗效;


  2. 有针对性进行药物试验,缩短检测时间,提高检测准确性;


  3. 提高治疗的靶向性,避免不必要的药物不良反应;


  4. 降低肿瘤耐药性,减少多重耐药的诱生。


李宏教授介绍,目前,精科医学实验室已经成功培养出人类肺癌、乳腺癌、胆管癌、胃癌、结直肠癌、前列腺癌、肾癌、喉鳞癌、下咽癌、肾透明细胞癌、未分化甲状腺癌、骨肉瘤、骨巨细胞瘤、尤文肉瘤等20余种类器官,成功率达95%。


更让李教授自豪的是,得益于肿瘤生物学与实验治疗学的深入研究,团队在原代组织培养和类器官培养方面经验丰富,掌握了具有自身特色的技术秘诀,成功培养了一些难度较大的肿瘤类型,比如国内外迄今尚未报道的骨肉瘤类器官,已培养成功并累积了一定的研究经验。


研究与转化永不停步,李宏教授团队展望长远,目标确定,要给临床医生创造更多肿瘤相关科研可能性,要推动肿瘤类器官(PDO)技术发展和应用,形成更多的专家共识,推动临床指南更新,更重要的是,将精准治疗的意义落实在临床,拯救肿瘤患者生命,为社会带来更大的希望。

image.png

未来更精准的个体化肿瘤治疗



广州精科生物技术有限公司
Copyright©2019 JINGKEBIOTECH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6016958号